六.四事件--風雲乍起

悼 念 胡 耀 邦 迸 發民 主 星 火
悲 痛 變 怒 潮

十 年 前 今 天 , 中 國 「 心 臟 」 首 都 北 京爆 發 了 建 國 以 來 最 大 規 模 的 人 民 爭 取 民 主 運 動 , 由 「 四 一 五 」 學 生 悼 念 中 共 前 總 書 記 胡 耀 邦逝 世 掀 起 悲 壯 的 和 平 請 願 行 動 至 「 六 四 」 軍 隊 武 力 鎮 壓 , 歷 時 整 整 五 十 天 ,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每分 每 秒 發 生 的 事 情 都 曾 經 牽 動 全 球 關 心 中 國 命 運 的 人 們 , 包 括 六 百 萬 港 人 的 心 弦 。 為 紀 念 八九 民 運 十 周 年 , 本 報 按 運 動 發 展 的 不 同 階 段 , 編 成 四 個 專 輯 , 讓 讀 者 重 溫 和 牢 記 這 段 具 劃 時代 意 義 的 苦 難 歷 史 。 首 個 專 輯 今 日 ( 四 月 十 五 日 ) 見 報 , 餘 下 稍 後 推 出 。


十 年 前 的 四 月 十 五 日 早 上 八 時 許 , 中 共 前 總 書 記 胡 耀 邦 因 病 逝 世 , 下 午 四 時 北 京 天 安 門 廣 場中 央 的 人 民 英 雄 紀 念 碑 下 , 出 現 了 第 一 個 由 不 知 名 者 獻 上 的 悼 念 花 圈 。 當 時 , 誰 也 沒 有 想 到, 這 小 小 的 花 圈 竟 掀 開 了 中 國 現 代 史 上 最 悲 壯 的 民 主 運 動 序 幕 。

改 革 帶 來 通 脹 腐敗
八 七 年 被 黨 內 「 左 王 」 以 「 反 對 資 產 階 級 自 由 化 不 力 」 罪 名 打 下 台 的 胡 耀 邦 , 生 前 素 有 「 青年 導 師 」 和 「 知 識 分 子 良 友 」 的 美 譽 。 八 六 年 華 東 學 運 被 鎮 壓 後 , 他 力 保 方 勵 之 、 王 若 望 和劉 賓 雁 三 名 著 名 異 見 人 士 , 贏 得 國 內 知 識 界 的 信 任 和 愛 戴 , 雖 然 最 後 自 身 不 保 丟 了 烏 紗 , 但他 開 創 建 國 四 十 年 來 最 寬 鬆 的 政 治 局 面 , 已 為 社 會 各 類 新 思 維 百 花 齊 放 鋪 下 肥 沃 的 土 壤 , 亦為 後 來 的 八 九 民 運 播 下 種 籽 。 到 八 九 年 初 , 經 濟 改 革 帶 來 嚴 重 通 貨 膨 脹 和 官 倒 腐 敗 , 保 守 專制 的 政 治 體 制 又 與 人 民 對 民 主 的 訴 求 相 悖 , 燎 原 星 火 終 借 胡 耀 邦 之 死 來 個 大 爆 發 。
中 國 每 次 民 主 運 動 學 生 和 知 識 分 子 總 走 在 歷 史 最 前 列 , 八 九 民 運 也 是 從 學 運 開 始 。 由 八 九 年四 月 十 五 日 北 京 各 院 校 學 生 上 街 悼 胡 起 , 至 五 月 四 日 全 市 十 萬 學 生 和 新 聞 記 者 大 遊 行 紀 念 「五 四 」 運 動 七 十 周 年 , 可 以 說 是 八 九 學 運 的 初 級 階 段 ; 而 這 階 段 中 幾 件 扣 人 心 弦 的 關 鍵 事 件, 是 整 個 運 動 的 轉 折 點 :
第 一 轉 折 點 —— 「 四 二 ○ 」 衝 擊 新 華 門 事 件 。 在 此 之 前 , 北 京 大 學 生 請 願 行 動 一 直 都 是 在 和 平下 進 行 , 但 四 月 二 十 日 凌 晨 時 份 , 數 千 名 早 有 準 備 的 武 警 突 然 出 現 用 木 棍 和 皮 帶 強 行 驅 散 靜坐 學 生 和 在 場 採 訪 的 記 者 , 部 分 學 生 和 記 者 被 打 得 頭 破 血 流 。 這 是 八 九 學 運 開 始 以 來 , 當 局首 次 以 暴 力 對 待 學 生 , 事 件 激 怒 學 生 將 行 動 升 級 , 亦 催 生 了 建 國 以 來 首 個 學 生 自 發 組 織 的 自治 團 體 —— 北 高 聯 。

禁 學 生 致 祭 並 戒嚴
第 二 轉 折 點 —— 「 四 二 二 」 胡 耀 邦 追 悼 會 。 當 年 北 京 大 學 生 走 上 街 頭 起 因 , 在 於 悼 念 他 們 敬 愛的 導 師 胡 耀 邦 , 但 追 悼 會 舉 行 當 日 , 官 方 卻 拒 絕 學 生 代 表 參 與 致 祭 , 更 下 令 天 安 門 廣 場 戒 嚴禁 止 學 生 進 入 , 這 漠 視 民 意 的 行 為 再 次 挑 起 學 生 的 情 緒 。 二 十 萬 學 生 通 宵 提 前 進 駐 廣 場 , 令學 運 的 重 心 從 此 由 校 園 轉 移 至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。 追 悼 會 當 日 , 三 名 學 生 代 表 郭 海 峰 、 周 勇 軍 和張 志 勇 高 舉 請 願 書 走 上 人 民 大 會 堂 的 石 階 長 跪 四 十 五 分 鐘 , 更 為 八 九 學 運 留 下 了 悲 壯 的 一 幕。

定 性 動 亂 矛 盾 惡化
第 三 轉 折 點 —— 「 四 二 六 」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社 論 。 參 與 八 九 學 運 的 北 大 學 生 絕 大 多 數 都 抱 著 報 效國 家 、 改 革 政 府 的 良 好 願 望 投 入 這 場 運 動 , 但 正 當 政 府 剛 準 備 與 學 生 展 開 對 話 之 際 , 《 人 民日 報 》 卻 突 然 發 表 臭 名 昭 著 的 「 四 二 六 」 社 論 , 將 學 生 運 動 定 性 為 「 動 亂 」 , 結 果 政 府 與 人民 矛 盾 急 劇 惡 化 , 首 都 知 識 界 、 新 聞 界 甚 至 國 家 機 關 幹 部 紛 紛 上 街 支 持 學 生 , 學 運 由 此 演 變成 全 民 的 民 主 運 動 。
回 首 十 年 前 那 段 風 雲 乍 起 的 日 子 , 仍 會 有 人 批 評 當 年 北 京 大 學 生 對 政 治 幼 稚 天 真 , 或 者 指 摘學 運 領 袖 們 欠 缺 領 導 才 能 , 但 不 能 否 認 的 , 是 數 以 十 萬 計 投 身 這 場 史 無 前 例 民 主 運 動 的 莘 莘學 子 對 國 家 和 民 族 的 一 片 赤 子 之 心 ! 十 年 後 的 今 天 , 令 人 始 終 難 以 理 解 的 是 : 為 甚 麼 北 京 當局 當 年 總 不 肯 妥 協 , 早 日 與 學 生 展 開 對 話 溝 通 , 反 而 在 多 個 重 要 時 刻 用 不 同 手 段 去 挑 起 學 生的 情 緒 , 讓 八 九 學 運 一 步 步 走 向 不 歸 路 呢 ?


八 九 年 五 月 四 日 , 學 生 領 袖 吾 爾 開 希 舉 起 北 京 師 範 大 學 的 校 旗 , 領 著 同 學 衝 破 武 警 的 人 牆 , 上 街 遊 行 紀 念 「 五 四 運 動 」 七 十 周 年 。   鄭 逸 宇 攝
風 雲 乍 起 大 事 表   (15/4/89 至 4/5/89)
15/04 中 共 前 總 書 記 胡 耀 邦 心 臟 病 死 , 北 京 各 大 學 出 現 悼 胡 大 字 報 。
18/04 6,000 名 北 京 大 學 學 生 從 校 園 遊 行 至 天 安 門 廣 場 , 向 全 國 人 大 常 委 會 請 願 , 要 求 重 新 評 價 胡 耀 邦 。
19/04 數 千 名 大 學 生 深 夜 聚 集 中 南 海 的 新 華 門 外 , 要 求 與 李 鵬 對 話 。
20/04 凌 晨 軍 警 武 力 驅 散 新 華 門 外 靜 坐 學 生 , 部 分 學 生 和 記 者 受 傷 。
22/04 人 民 大 會 堂 舉 行 胡 耀 邦 逝 世 追 悼 會 , 拒 絕 讓 學 生 參 加 。 20 萬 學 生 和 群 眾 聚 集 天 安 門 廣 場 悼 念 。
26/04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發 表 題 為 「 必 須 旗 幟 鮮 明 地 反 對 動 亂 」 社 論 。
27/04 20 萬 北 京 大 學 生 舉 行 十 四 小 時 環 城 大 遊 行 , 抗 議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社 論 , 百 餘 萬 群 眾 夾 道 聲 援 。
28/04 「 北 京 市 高 校 學 生 自 治 聯 會 」 成 立 , 吾 爾 開 希 任 主 席 。
29/04 國 務 院 發 言 人 袁 木 等 人 與 全 國 學 聯 邀 請 的 學 生 對 話 , 吾 爾 開 希 因 被 禁 發 言 而 退 席 。
30/04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150 名 記 者 不 滿 禁 制 《 世 界 經 濟 導 報 》 , 要 求 與 該 報 高 層 對 話 。
02/05 北 京 學 生 組 成 「 對 話 代 表 團 」 , 向 中 共 中 央 國 務 院 和 全 國 人 大 常 委 遞 交 12 項 要 求 , 要 求 24 小 時 內 答 覆 , 否 則 擴 大 遊 行 。
04/05 10 餘 萬 大 學 生 遊 行 , 紀 念 「 五 四 」 運 動 70 周 年 , 500 名 首 都 新 聞 工 作 者 加 入 , 高 喊 爭 取 新 聞 自 由 。

赤子苦

絕 食 成 絕 望
學 生 求 民 主 黨 爭 犧 牲 品

八 十 年 前 的 今 天 , 北 京 的 大 學 生 走 上 長 安 街 , 一 把 火 燒 了 賣 國 官 僚 的 府 邸 , 高 呼 「 外 爭 國 權 , 內 懲 國 賊 」 的 口 號 , 並 引 入 德 先 生 ( 民 主 ) 與 賽 先 生 ( 科 學 ) 的 思 潮 , 震 動 民 心 。
十 年 前 的 今 天 , 北 京 大 學 生 再 次 走 上 街 頭 , 用 摧 殘 自 己 身 體 的 方 式 向 統 治 者 苦 諫 , 同 為 追 求 民 主 和 人 權 , 但 …………

由 八 九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至 十 九 日 , 北 京 大 學 生 在 天 安 門 廣 場 進 行 絕 食 請 願 , 是 八 九 學 運 的 一 個重 要 階 段 , 可 惜 捲 入 了 中 共 高 層 內 部 爭 鬥 漩 渦 , 導 致 方 向 逆 轉 。 其 時 為 中 共 總 書 記 的 趙 紫 陽走 到 廣 場 向 絕 食 學 生 含 淚 說 再 見 的 一 刻 , 已 預 示 了 這 場 轟 轟 烈 烈 的 運 動 最 終 走 向 失 敗 。
八 九 年 五 月 四 日 , 北 京 十 萬 大 學 生 和 新 聞 工 作 者 輕 而 易 舉 穿 越 軍 警 封 鎖 線 , 完 成 紀 念 五 四 運動 七 十 周 年 勝 利 大 遊 行 , 當 一 眾 沉 浸 在 這 股 喜 悅 之 時 , 中 共 黨 內 實 際 上 已 悄 悄 爆 發 一 場 新 的派 系 角 力 , 將 學 運 帶 入 政 治 漩 渦 。

趙 紫 陽 一 語 揭 露黨 爭
中 共 總 書 記 趙 紫 陽 當 日 會 見 在 京 開 會 的 亞 銀 成 員 時 , 不 顧 《 人 民 日 報 》 「 四 二 六 」 社 論 定 調, 公 開 肯 定 學 生 的 愛 國 熱 情 , 並 提 出 要 與 學 生 和 群 眾 對 話 , 首 次 揭 示 中 共 高 層 內 部 對 八 九 學運 有 兩 種 不 同 觀 點 , 暴 露 了 黨 內 矛 盾 。 趙 紫 陽 本 來 不 受 學 生 愛 戴 , 學 運 早 期 學 生 曾 編 歌 謠 嘲諷 他 , 但 自 從 他 表 態 支 持 學 生 , 站 到 鄧 小 平 及 保 守 派 的 對 立 面 後 , 他 就 成 了 海 外 傳 媒 眼 中 的「 民 主 旗 幟 」 。

學 生 哭 泣 聲 觸 動 全 國

不 過 , 趙 紫 陽 的 決 裂 未 能 改 變 保 守 派 的 強 硬 立 場 , 結 果 二 千 名 激進 學 生 於 五 月 十 三 日 操 到 天 安 門 廣 場 安 營 紮 寨 , 仿 效 已 故 印 度 「 民 主 之 父 」 聖 雄 甘 地 絕 食 抗爭 方 式 , 要 求 與 官 方 對 話 。 「 五 一 三 」 絕 食 將 原 來 已 準 備 回 到 校 園 和 課 堂 的 學 生 再 次 推 上 街頭 , 而 時 值 蘇 聯 總 書 記 戈 爾 巴 喬 夫 訪 華 , 官 方 不 滿 學 生 行 動 嚴 重 干 擾 重 要 國 事 , 雙 方 矛 盾 更火 上 澆 油 。
中 共 內 部 矛 盾 使 北 京 政 局 產 生 了 複 雜 變 數 , 趙 紫 陽 智 囊 團 的 介 入 更 令 學 運 變 成 了 黨 內 派 系 角力 的 犧 牲 品 。 因 此 , 當 在 黨 內 鬥 爭 中 敗 陣 的 趙 紫 陽 五 月 十 九 日 凌 晨 到 廣 場 上 , 聲 淚 俱 下 向 絕食 學 生 說 出 肺 腑 之 言 時 , 八 九 學 運 也 就 走 到 了 盡 頭 。
然 而 , 「 五 一 三 」 絕 食 卻 是 八 九 學 運 轉 化 為 民 運 的 一 個 轉 捩 點 。 學 生 悲 憤 的 哭 泣 聲 和 廣 場 上頻 繁 響 起 刺 人 心 弦 的 救 護 車 警 號 聲 , 挑 起 了 北 京 市 民 的 情 緒 , 工 人 、 知 識 分 子 和 機 關 幹 部 連續 一 個 星 期 , 天 天 上 街 聲 援 學 生 , 抗 議 官 方 採 拖 延 手 法 , 遲 遲 不 肯 與 學 生 對 話 。 至 此 階 段 ,政 府 與 學 生 的 矛 盾 已 擴 大 成 為 與 全 民 的 矛 盾 。

港 人 愛國 心 一 觸 即 發
北 京 學 生 的 絕 食 壯 舉 還 迅 速 點 燃 了 全 國 各 地 包 括 香 港 的 愛 國 民 主 火 炬 , 來 自 各 大 城 市 的 外 地學 生 紛 紛 組 團 進 京 支 援 , 香 港 社 會 也 掀 起 了 前 所 未 有 的 愛 國 熱 潮 , 捐 款 和 物 資 源 源 不 絕 送 到北 京 , 令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留 下 了 壯 觀 的 歷 史 鏡 頭 。
回 首 十 年 前 , 也 許 可 以 批 評 學 生 領 袖 的 激 進 和 外 來 因 素 的 推 波 助 瀾 , 導 致 天 安 門 絕 食 行 動 多次 錯 失 撤 退 良 機 , 但 如 果 沒 有 黨 爭 介 入 , 統 治 層 不 是 只 顧 內 鬥 而 是 及 早 與 學 生 溝 通 對 話 , 八九 學 運 可 能 會 避 免 最 終 演 變 成 慘 劇 。


八 九 年 五 月 , 在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絕 食 的 學 生 多 達 三 千 人 , 他 們 共 同 的 目 標 是 與 官 方 對 話 , 爭 取 民 主 和 人 權 。  

法 新 社

見 證 歷 史 : 小 子「 立 志 」 橫 屍 路 邊

相 對 生 命 , 新 聞 不 再 重 要 。
八 九 年 我 在 《 經 濟 日 報 》 任 職 記 者 。 五 月 十 六 日 的 黃 昏 , 人 剛 抵 京 , 但 心 早 於 三 日 前 —— 北 京學 生 開 始 絕 食 —— 已 經 飛 到 首 都 。
廣 場 上 都 是 蒼 白 的 臉 , 絕 食 已 進 入 第 四 天 , 許 多 學 生 已 經 熬 不 住 , 廣 場 劃 上 一 道 道 「 生 命 線」 , 醫 護 人 員 飛 快 地 把 一 個 個 倒 下 的 學 生 送 到 醫 院 搶 救 。

學 生 躺 病 床 仍 堅持 絕 食
終 於 找 到 楊 朝 暉 —— 其 中 一 個 發 起 絕 食 的 學 生 , 談 不 到 兩 句 他 就 昏 了 , 因 為 他 抓 我 的 手 , 醫 護 人員 把 我 也 拉 進 救 護 車 , 在 驚 心 的 響 號 帶 領 下 , 直 趨 北 京 協 和 醫 院 。
醫 院 的 ? 上 、 椅 上 , 甚 至 地 上 都 躺 滿 了 學 生 , 雖 是 神 志 不 清 , 但 仍 堅 持 不 肯 進 食 , 護 士 端 著一 碗 碗 牛 奶 哄 學 生 們 喝 下 , 我 也 變 成 臨 時 護 士 , 哄 了 幾 個 學 生 喝 牛 奶 。
一 個 喝 下 牛 奶 的 小 伙 子 醒 了 , 沮 喪 地 盯 著 我 , 我 安 慰 他 說 , 按 國 際 慣 例 也 有 絕 食 者 喝 牛 奶 ,他 搖 著 頭 說 : 「 但 我 是 絕 水 的 , 政 府 一 定 要 有 人 死 才 醒 悟 , 與 其 大 家 一 塊 死 , 不 如 我 先 死 。」 他 不 像 中 央 美 術 學 院 的 「 十 二 壯 士 」 般 高 調 絕 水 , 而 是 瞞 著 同 學 , 滴 水 不 沾 , 快 要 熬 不 住時 更 離 開 大 隊 , 打 算 死 在 路 邊 。

醫 院 外 見 吾 爾 開希 爸 爸
有 學 生 說 要 去 看 因 心 肌 炎 入 了 深 切 治 療 室 的 吾 爾 開 希 , 但 我 和 他 只 能 去 到 門 口 , 因 護 士 不 准我 們 打 擾 他 。
天 亮 的 時 候 , 幾 個 學 生 坐 回 程 救 護 車 返 廣 場 , 在 車 門 關 上 前 一 刻 , 我 見 到 一 位 穿 筆 挺 西 裝 的中 年 男 子 , 身 旁 的 學 生 悄 聲 說 : 「 他 就 是 吾 爾 開 希 的 爸 爸 。 」
我 只 來 得 及 說 : 「 吾 爾 先 生 ( 雖 然 我 明 知 開 希 非 姓 吾 爾 ) , 請 好 好 照 顧 開 希 。 」 萬 千 讀 者 關心 的 問 題 , 例 如 他 是 否 高 層 幹 部 , 我 都 沒 有 問 。
救 護 車 又 響 驚 心 警 號 朝 廣 場奔 去 , 我 抱 背 包 , 裡 面 有 動也 未 動 過 的 筆 記 本 及 照 相 機 , 我 只 能 承 認 —— 我 失 職 了 。

天 安 門 下 第 一 個絕 食 死 者

十 年 前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長 達 整 周 的 大 學 生 絕 食 行 動 , 究 竟 有 沒 有 死 人 ? 眾 說 紛 紜 , 官 方 曾 經 咬定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「 沒 有 死 過 一 個 人 」 。
但 據 曾 現 場 組 織 這 次 悲 壯 舉 動 的 前 天 安 門 絕 食 團 副 總 指 揮 張 伯 笠 指 證 , 當 年 絕 食 第 一 晚 , 就已 有 一 個 人 死 在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, 死 者 名 字 叫 駱 一 禾 , 是 當 時 北 京 薄 有 名 氣 的 校 園 詩 人 。
駱 一 禾 是 北 京 大 學 畢 業 生 , 也 是 著 名 的 北 大 未 名 詩 社 創 始 人 之 一 。 張 伯 笠 在 傳 記 《 逃 離 中 國》 中 記 載 , 駱 一 禾 當 時 並 非 大 學 生 絕 食 團 成 員 , 只 是 以 支 持 者 身 分 與 妻 子 一 起 坐 在 聲 援 絕 食的 教 師 隊 伍 裡 。 現 場 澎 湃 激 昂 的 氣 氛 令 詩 人 情 緒 激 動 不 已 , 一 站 起 身 就 突 然 兩 眼 發 黑 , 不 省人 事 倒 在 妻 子 懷 中 , 但 一 隻 手 仍 指 絕 食 隊 伍 的 方 向。
救 護 人 員 將 他 搶 送 到 北 京 協 和 醫 院 已 返 魂 無 術 , 診 斷 結 果 死 因 是 : 過 分 激 動 引 發 腦 血 管 破 裂 —— 腦 溢 血 。
註 : 張 伯 笠 原 是 北 大 作 家 班 學 生 , 六 四 事 件 後 經 過 整 整 兩 年 大 逃 亡 才 逃 至 美 國 , 《 逃 離 中 國》 記 錄 了 他 在 八 九 學 運 的 親 身 經 歷 , 及 艱 辛 的 逃 亡 歷 程 , 全 書 於 去 年 七 月 完 成 出 版 。

絕 食 苦 諫 大 事 表   (4-19/5/89)
04/05
北 京 10 餘 萬 學 生 和 記 者 遊 行 , 紀 念 「 五 四 」 70 周 年 及 爭 取 新 聞 自 由 ; 趙 紫 陽 提 出 要 與 學 生 和 群 眾 對 話 。
06/05
北 高 聯 對 話 代 表 遞 交 請 願 書 , 要 求 與 政 府 對 話 。
09/05
逾 千 名 新 聞 工 作 者 向 全 國 記 協 請 願 , 要 求 與 主 管 宣 傳 的 領 導 對 話 , 擴 大 新 聞 自 由 。
13/05
2,000 多 名 學 生 在 天 安 門 廣 場 絕 食 爭 取 與 官 方 對 話 。
14/05
統 戰 部 部 長 閻 明 復 和 教 委 主 任 李 鐵 映 與 學 生 對 話 , 但 無 法 達 成 協 議 。
15/05
60 萬 學 生 教 師 和 知 識 分 子 到 廣 場 聲 援 絕 食 學 生 ; 香 港 20 名 大 專 學 生 到 新 華 社 香 港 分 社 外 絕 食 聲 援 。
16/05
廣 場 上 絕 食 人 數 增 至 3,000 , 逾 400 人 暈 倒 送 院 。
17/05
政 治 局 常 委 會 討 論 在 北 京 實 施 戒 嚴 。 嚴 家 其 、 包 遵 信 等 知 識 分 子 發 表 《 五 一 七 宣 言 》 。
18/05
四 名 政 治 局 常 委 趙 紫 陽 、 李 鵬 、 喬 石 和 胡 啟 立 , 清 晨 往 醫 院 探 望 絕 食 不 適 的 學 生 。 李 鵬 隨 後 與 王 丹 、 吾 爾 開 希 等 十 多 名 學 生 「 對 話 」 , 但 不 歡 而 散 。
19/05
趙 紫 陽 、 李 鵬 凌 晨 到 廣 場 , 趙 聲 淚 俱 下 勸 學 生 撤 離 。 學 生 晚 上決 定 轉 為 靜 坐 ;但 三 小 時 半 後 李 鵬 在 黨 政 軍 大 會 上 指 學 運 為 「 動 亂 」 , 楊 尚 昆 宣 布 派 軍 隊 入 城 。

千古奇冤

軍 隊 開 槍   京 城 染 血

十 年 前 的 今 天 午 夜 , 北 京 城 一 聲 槍 響 撕 破 漆 黑 的 夜 空 , 為 持 續 了 整 整 五 十 日 的 八 九 民 運 畫 上 了 一 個 染 血 的 「 休 止 符 」 , 有 「 人 民 子 弟 兵 」 之 稱 的 解 放 軍 屠 殺 人 民 , 令 海 內 外 同 胞 和 舉 世 震 驚 。 六 四 事 件 留 下 的 若 干 懸 案 和 沉 重 教 訓 , 歷 史 自 有 公 道 。

根 據 不 少 資 料 記 載 , 八 九 年 北 京 六 四 事 件 的 第 一 槍 , 實 際 上 響 於 六 月 三 日 晚 上 十 時 左 右 , 地點 是 京 城 以 西 軍 事 博 物 館 附 近 的 木 樨 地 , 那 裡 是 當 年 軍 隊 強 行 進 城 時 戰 鬥 最 慘 烈 的 地 方 。
這 罪 惡 的 第 一 槍 究 竟 在 哪 個 士 兵 的 槍 口 發 出 ? 究 竟 是 誰 下 令 軍 隊 向 人 民 開 槍 ? 至 今 仍 是 「 六四 」 留 給 歷 史 的 一 大 懸 案 。

指 揮 部 最 後 陷 癱瘓 失 控
其 實 早 在 八 九 年 五 月 下 旬 , 軍 隊 要 不 惜 一 切 代 價 進 京 清 場 的 消 息 已 傳 到 天 安 門 廣 場 , 可 惜 學生 領 袖 始 終 無 法 說 服 帳 幕 裡 的 十 多 萬 外 地 同 學 撤 離 , 而 且 撤 與 不 撤 的 爭 論 , 也 導 致 廣 場 指 揮部 在 八 九 學 運 的 最 後 階 段 , 陷 入 了 癱 瘓 和 失 控 狀 態 。
回 首 十 年 前 , 廣 場 上 的 大 學 生 確 實 過 於 天 真 了 , 儘 管 六 月 三 日 白 天 , 完 成 進 城 部 署 的 戒 嚴 部隊 軍 人 已 經 在 廣 場 外 圍 與 民 眾 發 生 過 多 次 大 小 衝 突 , 甚 至 施 放 過 催 淚 彈 , 但 學 生 們 誰 都 沒 有想 過 , 「 人 民 子 弟 兵 」 會 真 的 向 人 民 開 槍 !
雖 然 事 後 許 多 人 都 證 實 , 六 月 四 日 凌 晨 軍 隊 清 場 時 , 並 沒 有 一 名 學 生 在 廣 場 上 死 亡 , 但 從 六月 三 日 午 夜 起 至 五 日 , 北 京 城 的 槍 聲 幾 乎 一 直 沒 有 沉 寂 過 , 軍 隊 肆 無 忌 憚 地 向 平 民 開 槍 , 從城 東 的 建 國 門 、 西 單 的 六 部 口 到 城 西 的 木 樨 地 、 公 主 墳 , 許 多 路 口 都 留 下 大 批 市 民 和 學 生 的鮮 血 和 屍 體 , 觸 目 驚 心 , 全 城 悲 憤 。
十 年 前 那 場 屠 殺 中 , 到 底 死 了 多 少 無 辜 的 生 命 ? 這 是 「 六 四 」 留 給 歷 史 的 另 一 大 懸 案 。 前 國務 院 發 言 人 袁 木 曾 對 外 國 記 者 誓 神 劈 願 說 「 只 死 了 二 十 三 人 」 , 貪 官 北 京 市 前 市 長 陳 希 同 在其 「 平 暴 」 報 告 中 則 承 認 , 有 二 千 多 名 「 非 軍 人 」 受 傷 , 二 百 餘 人 死 亡 , 包 括 三 十 六 名 學 生。 但 是 , 京 城 民 間 調 查 的 死 傷 數 字 卻 遠 遠 超 過 官 方 的 統 計 數 字 , 其 中 僅 死 難 者 家 屬 丁 子 霖 十年 來 一 個 人 獨 力 進 行 的 調 查 , 確 實 有 名 有 姓 的 死 亡 者 數 目 已 逾 百 人 。

政 治 氣 氛 退 回 文革 年 代
幸 存 者 的 日 子 也 不 好 過 。 「 六 四 」 之 後 , 當 局 在 全 國 展 開 大 規 模 搜 捕 民 運 人 士 的 行 動 , 學 運和 工 運 領 袖 先 後 在 各 地 被 捕 及 判 刑 , 或 被 迫 逃 亡 海 外 ; 同 時 , 所 有 曾 經 參 加 過 遊 行 和 支 持 學生 的 工 人 、 知 識 分 子 甚 至 國 家 機 關 幹 部 , 都 要 向 上 級 交 代 檢 討 , 人 人 過 關 , 政 治 氣 氛 一 度 急劇 倒 退 回 十 年 文 革 時 代 。
八 九 年 的 六 四 事 件 寫 下 了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成 立 五 十 年 來 , 人 民 爭 取 民 主 歷 史 最 悲 壯 的 一 頁 ,結 果 也 令 中 國 往 後 十 年 來 的 政 治 改 革 停 滯 不 前 。


經 過 一 夜 清 場 後 , 六 月 四 日 清 晨 , 天 安 門 廣 場 附 近 的 長 安 街 已 滿 布 解 放 軍 坦 克 。

見 證 歷 史 : 人 群燃 怒 火   焚 燒 裝 甲 車

持 續 了 一 個 多 月 的 北 京 學 運 , 到 了 六 月 三 日 晚 上 , 天 安 門 廣 場 一 帶 的 緊 張 氣 氛 達 到 新 高 點 。那 時 我 在 《 新 晚 報 》 工 作 , 當 晚 十 點 多 , 我 與 一 起 採 訪 的 同 事 難 得 地 吃 過 晚 飯 後 , 從 北 京 飯店 再 次 走 向 一 個 多 月 來 每 日 的 「 採 訪 中 心 」 天 安 門 廣 場 。 這 之 前 我 們 已 聽 說 圍 城 多 日 的 軍 隊很 可 能 要 衝 進 來 , 因 此 出 發 前 也 做 了 簡 單 的 自 我 防 護 措 施 , 就 是 在 背 包 內 帶 了 一 塊 滲 了 水 的手 巾 , 據 說 , 萬 一 碰 到 當 局 施 放 催 淚 氣 驅 趕 廣 場 的 學 生 時 , 用 濕 手 巾 捂 在 臉 上 還 可 以 頂 上 一陣 。

軍 人 進 城 了 !
好 不 容 易 穿 過 長 安 街 的 密 密 麻 麻 人 潮 , 臨 近 午 夜 , 終 於 抵 達 天 安 門 廣 場 的 旗 杆 旁 。 此 時 , 廣場 雖 然 熱 鬧 如 昔 , 但 氣 氛 已 似 乎 跟 往 常 很 不 一 樣 , 學 生 和 市 民 的 表 情 均 顯 得 比 較 緊 張 , 大 家都 在 傳 遞 一 個 訊 息 : 軍 人進 城 了 ! 西 面 有 、 從 東 面 也 有 ……
正 當 大 家 還 半 信 半 疑 時 , 從 遠 處 轟 鳴 而 來 的 重 型 車 輛 聲 很 快 證 實 了 這 一 消 息 的 真 確 性 。 「 坦克 車 來 了 ! 」 待 人 群 不 斷 閃 開 後 , 由 東 面 建 國 門 外 急 駛 而 來 的 一 遠 一 近 兩 輛 履 帶 式 裝 甲 軍 車已 近 在 眼 前 , 只 見 其 中 一 輛 左 轉 右 扭 , 似 乎 想 驅 散 聚 集 在 城 樓 旁 的 人 群 。 這 下 人 們 可 惱 怒 了, 有 人 拿 著 鐵 枝 、 有 人 拿 著 木 條 向 履 帶 輪 子 上 塞 , 希 望 能 阻 止 裝 甲 車 繼 續 前 進 。

向 軍 車 灑 汽 油
附 近 一 名 青 年 突 然 隨 手 拿 起 地 上 棉 被 , 跳 上 軍 車 並 將 車 頭 蒙 起 來 , 這 下 軍 車 可 像 無 頭 蒼 蠅 亂走 一 通 。 現 場 的 人 沒 想 到 這 麼 容 易 就 「 制 服 」 了 裝 甲 車 , 立 即 興 奮 起 來 , 不 斷 有 人 向 裝 甲 車丟 石 頭 , 也 有 人 用 棍 棒 狂 打 軍 車 , 似 乎 要 消 一 消 多 日 來 心 中 的 怒 氣 。
黑 暗 中 有 人 跳 上 裝 甲 車 頂 , 並 灑 下 液 體 , 「 燒 死 他 , 燒 死 他 ! 」 原 來 是 有 人 向 軍 車 灑 汽 油 ,剎 那 間 , 火 光 熊 熊 , 整 輛 裝 甲 車 變 成 火 球 。 與 此 同 時 , 西 長 安 街 上 突 然 傳 來 槍 聲 , 「 開 槍 了! 」 人 潮 開 始 向 東 長 安 街 潰 退 , 我 夾 在 人 群 只 能 跟 著 跑 , 邊 跑 邊 聽 到 流 彈 聲 不 時 從 頭 頂 上 「嗖 嗖 」 飛 過 , 此 時 , 真 覺 得 自 己 已 處 於 大 軍 壓 境 的 戰 場 中 , 此 情 此 景 , 雖 已 過 十 年 , 仍 歷 歷在 目 。

危 城 告 急 大 事 表   ( 9/05/89-30/05/89 )
01/06 天 安 門 廣 場 學 生 分 裂 , 柴 玲 及 封 從 德 險 遭 外 地 學 生 綁 架
02/06 侯 德 健 、 劉 曉 波 、 周 舵 及 高 新 「 四 君 子 」 到 廣 場 絕 食 抗 議 戒 嚴 ; 香 港 義 款 及 帳 篷 送 抵 北 京 。 晚 上 逾 萬 軍 人 強 行 入 城 , 但 被 市 民 截 住
03/06 軍 警 在 廣 場 西 側 發 射 催 淚 彈 欲 驅 散 人 群 不 果 ; 深 夜 , 裝 甲 車 分 批 衝 入 長 安 街 為 進 城 士 兵 及 坦 克 清 理 道 路
04/06

凌 晨 時 份 軍 隊 向 聚 集 廣 場 民 眾 開 槍 , 強 行 進 入 廣 場 清 場 , 數 千 留 守 學 生 被 迫 離 開 ; 在 六 部 口 及 公 主 墳 , 軍 隊 強 行 進 城 造 成 大 批 市 民 傷 亡 。 香 港 10 萬 人 進 行 黑 色 大 靜 坐 , 抗 議 軍 隊 屠 殺 學 生

05/06 支 聯 會 代 表 李 卓 人 在 北 京 機 場 遭 公 安 人 員 扣 押
06/06 最 後 一 批 香 港 記 者 撤 離 ; 部 分 外 國 僑 民 亦 撤 離 北 京
08/06 李 卓 人 獲 釋 返 回 香 港
09/06

鄧 小 平 首 次 露 面 接 見 戒 嚴 部 隊 高 層 將 領 , 肯 定 軍 隊 鎮 壓 有 功

11/06 官 方 宣 布 通 緝 方 勵 之 夫 婦 ; 復 旦 大 學 香 港 學 生 姚 勇 戰 在 上 海 被 捕
13/06 公 安 部 發 出 21 名 學 運 領 袖 通 緝 名 單
23/06 中 共 舉 行 十 三 屆 四 次 會 議 , 批 判 趙 紫 陽 在 「 反 黨 反 社 會 主 義 的 動 亂 中 所 犯 的 錯 誤 」
24/06

四 中 全 會 閉 幕 , 趙 紫 陽 被 免 除 黨 內 一 切 職 務 , 由 上 海 市 委 書 記 江 澤 民 接 任 總 書 記

03/07 在 外 地 逃 亡 多 時 的 王 丹 潛 回 北 京 , 與 台 灣 《 自 立 晚 報 》 記 者 黃 德 北 接 觸 時 , 被 公 安 追 捕 , 黃 德 北 翌 日 被 捕
18/07 逃 亡 海 外 的 嚴 家 其 、 劉 賓 雁 、 萬 潤 南 、 蘇 紹 智 及 吾 爾 開 希 五 人 在 巴 黎 倡 議 成 立 「 民 主 中 國 陣 線 」 , 延 續 八 九 民 運 精 神
勇者無懼

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, 是 中 國 現 代 史 上 一 個 黑 暗 悲 慘 的 日 子 。 就 在 那 一 天 , 北 京 城 內 的 坦 克 殘 酷 無 情 地 擋 住 了 剛 起 步 的 中 國 民 主 改 革 步 伐 。
十 年 前 , 天 安 門 廣 場 上 的 北 京 大 學 生 用 他 們 年 輕 的 鮮 血 和 生 命 , 譜 寫 出 悲 壯 的 歷 史 詩 篇 , 至 今 仍 廣 為 崇 尚 民 主 的 世 人 傳 頌 , 他 們 血 染 的 風 采 並 沒 有 因 為 歲 月 的 流 逝 而 淡 褪 。
十 年 來 , 儘 管 有 人 用 盡 花 言 巧 語 去 掩 蓋 歷 史 的 烙 印 , 儘 管 有 人 千 方 百 計 去 洗 刷 歷 史 的 傷 口 , 但 事 實 證 明 , 那 是 徒 勞 的 。 縱 然 時 間 可 以 沖 淡 人 生 中 許 多 記 憶 , 卻 始 終 無 法 沖 淡 歷 史 。
歷 史 永 遠 活 在 人 民 心 中 !

■ 憤 怒 的 北 京 群 眾 於 六 月 四 日 凌 晨 , 在 路 上 縱 火 堆 雜 物 , 阻 礙 解 放 軍 裝 甲 車 駛 往 天 安 門 廣 場 。 ■ 六 月 四 日 清 晨 , 天 安 門 廣 場 周 圍 的 街 道 , 不 時 見 到 有 群 眾 伏 屍 , 顯 示 一 夜 驅 散 的 慘 烈 。

手 無 寸 鐵 的 北 京 青 年 王 維 林 , 在 八 九 年 六 月 五 日 、 軍 隊 鎮 壓 和 屠 城 後 翌 日 , 仍 無 懼 地 隻 身 阻 擋 一 列 解 放 軍 坦 克 開 進 天 安 門 。 這 位 至 今 下 落 不 明 的 無 名 英 雄 , 去 年 四 月 獲 得 《 時 代 周 刊 》 選 為 二 十 位 本 世 紀 最 具 影 響 力 的 「 領 袖 和 革 命 者 」 之 一 。